欢迎光临E逸家网!
E逸家网 > 美文  > 正文

我的叛逃与回归

(来源:网站编辑 2019-08-28 21:22)

女孩子就要乖一点


  深圳大概是全中国最开放的城市,而我家大概是全深圳最保守的家庭。我的父母是广东本省人,父亲带有广东地区一以贯之的大男子主义,母亲是勤勤恳恳的全职家庭主妇,为丈夫孩子做牛做马。他们信奉的真理是:女孩子就要“乖”一点。
  所谓乖,小到吃饭的时候不能发出声音、坐着不能抖腿,大到晚上必须八点前到家,出去任何地方都要经过“家庭委员会”审批。
  不知道我是天生不羁,还是为了反叛这个似牢笼的家。我几乎背着他们做了一切叛逆之事:初中的时候和同学拉帮结队,参与过几次校外群架;高中主动追求我喜欢的男生,并和他谈了长达一年的恋爱。当然,这些我爸妈都不知道,我在他们心中还是那个乖乖的女孩子,他们说什么我就做什么。
  上大学后,我脱下校服拥有了服装自主权。但一切都没那么容易,只要在家,我出门穿什么衣服爸妈皆要评价,甚至我穿了他们看不上的衣服,他们还要横加阻拦。
  一次周末,我和当时的男友约会,出门前穿上了他送我的生日礼物——一条松垮的直筒长裙。男友很懂我,知道我喜欢中性简约的打扮。正当我满心欢喜欲出门去,却被妈拦住了:“你这条裙子看着像孕妇。”
  我白她一眼:“现在就流行这个。”仍迈腿要走。她身子往前倾,半身拦住我:“你不准穿出去,穿出去就相当于宣布你怀孕了,我们家丢不起这个人。”
  我几乎气炸,但根据以往的经验,这个时候和她硬扛,不仅会遭来反弹,还很有可能被全家批斗。看着所剩无几的赴会时间,我一咬牙,回卧室换了我妈觉得好看的衣服。此后,只要不在家,我便愈发爱穿“孕妇”似的服装。
  他们不允许我出省读书,我早想选择北方的学校,就是为了离开家越远越好,但在他们百般阻挠下,我终究没有去成。于是大二那年,当我有了去台湾交换的机会时,我义无反顾,罔顾他们的意见,搭上了前往台北的飞机。
  那大约是我大学中最快乐的一段时光。我在那里徒步环游,遇到了骑单车飞驰在海岸公路上的少年;我认识了文艺而理想的咖啡店店主,一周与他深聊两三回。最重要的是我接触了探戈,我生命的另一道门。那是一个金色午后,气喘吁吁地从宿舍奔向教室的我,被沿路一张简单的海报吸引了目光。海报上舞者翻飞的裙摆,就像跃动的生命,就像蝉鸣的夏天,那一刻我下定决心,无论如何都要加入探戈社团。
  从没学过任何舞蹈的我,依靠自己死皮赖脸的韧性成为了探戈社的一分子。每天晚上探戈一小时,仿佛是我从来没有被放牧的草原。
  可我终究回到了深圳。我无意让父母知道我学了探戈,无奈深圳大多探戈工坊都在晚上营业。尽管如此,我热情不改,夜夜晚归。在父母的一再逼问下,我终于承认我爱上了跳舞。
  “跳舞?那是不正经的东西!你以后都不准去了!女孩子要乖一点!”我强势的爸爸勒令我不得夜间出行,此后我再难参加夜间舞会。

叛离


  也许是父母的高压政策使我无法在家里舒展自己,因而选择研究生深造时,我毅然决然地放弃保研名额,申请国外。父母知道后当然不断劝阻,但被迫放弃探戈一事在我心中留下了太多阴影,我没有听他们的,而是抗争到底。我减少回家的次数,沟通不成则放弃沟通,终于,他们妥协了。我得偿所愿拿到了芬兰一所大学的offer,而我强硬的对抗,使得家中气氛一度降至冰点。
  我走的那天,父母将我送到机场,叮嘱我一人在外要好好照顾自己。我没有心动,转身走入安检口,全新的世界即将在我眼前展开。
  研究生生活并不如想象中美好,我被繁重的课业压力以及经济困难压得喘不过气。仅有的零花钱甚至不够我基本的生活,喝一杯奶茶都要思忖再三。作为舶来品的奶茶在芬兰卖得很不便宜,去他妈五十块一杯的奶茶。我只好偷偷到寿司店打工换取零用钱,班期大多排在晚上。下了班走在空荡荡的路上,芬兰黑得不能再黑的夜空让人倍感孤独。
  好在那段寂寞的異国他乡岁月并未持续多长,不久我就被隔壁学院的男孩告白,我刚好也对他有些好感,即使排遣孤独大于喜欢,我们还是在一起了。本来和父母家长里短已使我不堪其扰,有了新男友,我更不屑于和他们维持这样肤浅的联系,他们虽然是我的父母,但他们根本不懂我。
  研究生第一学期的下半学期,我做了个大胆的决定:和男朋友搬出去租房子住。我知道父母绝对不会同意,所以我从未想过征求他们的意见,只是通知了他们。不必说,家里炸开了锅,在他们的观念里,乖女孩怎么可以和别人“同居”呢?但我毫不在意,我早已经过了向家里要钱的阶段,我也不想再活在父母不切实际的期待中了。我大手一挥:“不需要你们的钱!”以此堵住他们的一切不满。
  和男朋友的同居生活既有甜蜜的时刻,也有琐碎的争吵,我们不过是这地球上再平凡不过的两个人罢了。因为他夜晚总要我催促洗澡而爆发了巨大的争吵,我气得摔门而去。那一晚,我不甘心地在街上游荡,终于发现自己无处可去。
  男朋友第二天向我道了歉,又到我借宿的朋友家接我回去。神奇的是,我看见他面庞的那一刻,突然想到了我妈。如果这时候我可以和我妈说一说爱情里令人心碎的真相,就像其他女孩一样,该多好……
  恰巧这晚,心灵感应一般,好久没联系的妈妈给我打了电话。我犹豫着开口:“我可以和你说一些恋爱的事情吗?”电话那头沉默了,大约一分钟后,她熟悉的声音响起:“好呀,我想听。”

回归


  我一心希望留在芬兰工作,但种种原因使我不得不重返深圳。下飞机前我忐忑不安的心跳侧面说明,我骨子里还是在意他们的看法。即使我鄙夷他们的观念,我也无法刨去内心深处对他们的在乎。
  好在他们没有提起我在国外的“离经叛道”。我妈见到我后笨拙地挽起我的手,像是生疏很久的熟人。我爸则一言未发。

版权保护: 转载本文请保留链接: meiwen/1841.html

网站主人soyouso
理工男,无聊上班族。闲着没事喜欢研究代码,阅读中医古籍,在家看电影大片。线上购物,线下取快递,资深宅男的生活简单如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