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美文

“稀疏”的历史

(来源:网站编辑 2019-10-09 08:43)
文章正文


  这是一张中国民航1959年下半年度的航班时刻表,这张线条稀疏的简单图表,记录着中国民航60年前的故事。图表上,看得见的是城市、航线、航班班期、执飞机型;看不见的是机场的变迁、机型的升级。汇在一起,就是中国民航在过去60年间高速发展的缩影。

一张图标出所有航班


  1959年,中国民航局发布了这张当年下半年度的航班时刻表,图表右下角用中、英、俄三种语言写着“自1959年7月1日起实行。”
  中国民用航空局的历史自1949年11月2日开始,设立之初受空军司令部领导。1950年8月1日,新中国民航开辟了第一批两条国内航空运输固定航线,一条是天津-北京-汉口-重庆,另一条是天津-北京-汉口-广州。当年的航班时刻可以在标准地图上用连线表达,航线数量用两只手可以数清。
  今天,我们已经很难找到保存清晰完整的1950年航班时刻表,不过,从这张清晰的1959年下半年度中国民航班期时刻表,可以清楚地看到中国民航发展初期的模样。
  在1959年的这张航班时刻表上,共有66个中国城市、9个外国城市。以北京为核心,分别向东北、东南、南、西北和西南5个方向延伸。如今的航空干线,如京沪、京广、沪蓉等,其实早在60年前,就是中国的主要空中航线了。

1960年代的成都机场群

中国民航波音707客机停靠在双流机场老航站楼前。 

  在1962年之前,中国民航局颁布的各季度民航时刻表都是类似的地图连线设计,用不同颜色的连线区别机型,用箭头表示飞行方向,并在连线上直接标出航班班次和起降时间。

时刻表图例。红细线表示的地方航线航班多数由运5飞机执飞。

  新中国成立初期,很多组织结构都使用数字编号,民航系统也不例外。中国民航局下属的地区管理局最初只有5个,分别是北京局(编号1)、西安局(编号2)、广州局(编号3)、成都局(编号4)和上海局(编号5)。随着民航的持续发展,民航地区管理局曾进一步细分出沈阳局(编号6)、太原局(编号7)、厦门局(编号8)和新疆局(编号9)。不过在1959年的这张航班时刻表上,只有最初5个局的体现。
  以501航班为例。上海局编号是5,所以航班号第一位数字是5,后两位数字是序号,去程为奇数,501代表从上海出发,目的地为北京,北京-上海的回程变为偶数,即502航班。在这张时刻表上,“501”后的“⑦”代表星期天,回程“502”后的“①”代表星期一。红色代表使用里-2(图例为“立-2”,即俄制Li-2飞机)机型执飞。
  从这张时刻表上可以发现,60年前的民航航班,几乎都是单日单程,并且需要经停多站。上海-北京的501航班早上6点50起飞,需要经停南京和济南,下午2点才能到达北京,这个速度还不及今天的高铁。
  随着民航的高速发展,航班号从曾经的3位数发展到如今的4位。在启用4位数航班号之初,也有一定规律可循,例如CAl501/02,CA代表国航,“1”代表从北京局(现为民航华北地区管理局)所在机场出发,“5”代表目的地为上海局(现为民航华东地区管理局)所在机场,“01/02”为序列号,这个航班是北京—上海的往返航班。CA1503/04是国航北京一南京往返航班,南京属华东局。不过需要注意的是,今天,航班号已经不完全按照这个规律分配使用。
  图中最上方的北京一莫斯科国际航线使用图-104飞机执飞,这是中国当时最豪华的航线。12小时的航班时间虽然很长,但两次经停下飞机活动休息,也会为这段飞行增添一些乐趣。

1960年代的上海虹桥机场和龙华机场

上海虹橋机场和伊尔-18客机

这些机场全是历史


  在这张1959年的航班时刻表上,除了有看得见的航班号的变化,机型的变迁外,还有一个看不见的改变——机场。
  如今,几乎所有的省会城市都已经或正在修建全新的民用机场。乌鲁木齐地窝堡、太原武宿、南宁吴圩、天津滨海和拉萨贡嘎5座机场除外。
  看这张时刻表,北京的机场无需多说,即将投入使用的大兴机场将分担首都机场年1亿人次的客流,而有百年历史的南苑机场也将停止使用。上海是拥有机场数量较多的城市,虹桥是上海的第一座民用机场,兴建于1921年,与之同期建成的还有位于黄浦江畔的龙华机场。此外,还有江湾机场、丁家桥机场。如今这些机场都已经拆除,消融在城市发展的浪潮之中。1959年的西安使用的是位于城墙外的西关机场,1935年9月,张学良乘坐波音247飞机从武汉飞来在此降落,1936年11月,蒋介石从这里飞往南京。西安西关机场也曾经是我国距离城市最近的机场。武汉曾经的王家屯机场位于长江以北的汉口,这里曾是中国中部的重要枢纽机场,同样随着城市的发展,王家屯机场的民航功能于1995年迁至如今的天河机场,军用功能则在2007年迁至城区东边的阳逻新机场,老场址建成了武汉中央商务区。重庆,当年使用的是位于城西的白市驿机场,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三座投入使用的国际机场,1990年江北机场投入使用后,白市驿改回纯军用后,没有了往日的喧嚣。成都稍微有些复杂,双流机场曾叫做双桂寺机场,始建于1938年,曾为军用机场,成都市的民航机场在1956年从广汉(今中国民航飞行学院机场)迁至双流,如今成都的天府新机场已经开始兴建,未来将和双流形成国内和国际两个枢纽的格局。沈阳那时的机场是东塔,由张作霖在1920年筹建,抗日战争期间叫奉天东飞行场,建国后虽经历数次改扩建,但依然无法适应民航的高速发展,1989年,桃仙机场投入使用……
上一篇:航拍“蓝色突击-2019” 下一篇:珀斯玛的荷兰风情
标签
热门文章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