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美文

他们以另一种方式,在南极团圆

(来源:网站编辑 2019-12-03 09:00)
文章正文


  春节来临,我总会出国旅行,每当我扛着行李箱下楼时,也能碰见楼下的陈爷爷和陈奶奶,老两口一人拎着一个小皮箱去环游世界。我们互相拜年后打听对方的目的地,然后各奔远方。这些年下来,我发现老两口去旅行的地方都是诸如印度尼西亚、新西兰、冰岛、南非等临海的国家,竟然没有一个内陆国。
  我无意间说出了我的疑惑,院子里的其他爷爷奶奶悄悄告诉我,八年前,陈家老两口唯一的儿子在春节期间出了车祸,意外离世。老两口很伤心,想着儿子年纪轻轻就走了,还没来得及享受退休后的生活,就决定以海撒的方式安葬儿子,让儿子无拘无束,像海浪一样自由。老两口相信,只要有大海的地方,就有儿子的影子。
  为此,在随后的每个春节,身体健康、腿腳利索的他们都会去全球临海的国家转转,权当是一家三口团圆。而今年,陈爷爷和陈奶奶去的是南极,他们在春节前一周就出发了。
  从北京到南极要飞两万多公里、三十多个小时,往返的航程能绕赤道一圈,老两口先后经停法国巴黎、智利圣地亚哥,抵达智利最南端的蓬塔雷纳斯后,乘坐游轮驶向南极。由于航程漫长,陈爷爷特意升了舱,老两口在宽阔的头等舱里休息得很好,当他们站在游轮的甲板上,遥望神秘的蓝色海洋、拍打在礁石上的浪花、连绵不绝的冰山时,心情也开阔了不少。
  游轮驶过德雷克海峡,在探险队员的带领下,陈爷爷和陈奶奶开始用眼睛寻找南极的野生动物。同队队员以年轻人居多,一个比一个近视,而老两口的远视眼让他们更容易先瞅见。
  比如,陈爷爷率先瞧见了在一块断裂冰面上晒太阳的雪白海豹,他赶紧招呼大家来拍照,海豹似乎知道自己被围观,竟然冲人们咧开了嘴,笑得特别可爱,其中一位扛着长枪短炮的年轻人把拍好的照片放大观看后惊道:“这海豹的肚子有点红?”陈爷爷戴上老花镜,看清了后猜测:“可能是在抢夺地盘时和其他海豹打架受伤了。”
  再比如,当团队登陆南极大陆去寻找企鹅时,所有人都瞧见了企鹅群居处,但只有陈爷爷在相距甚远时眯了眯眼推测道:“最靠近咱们这边的那只企鹅是小偷。”等队员们来到距离企鹅五米远的地方,大家发现,可不是!在南极,适合企鹅筑巢的石头是稀缺资源,那只金图企鹅为了给自己筑巢,正试图去偷邻居家的石头,一扭一扭的笨拙模样格外蠢萌,可惜它还是被邻居发现了,不得不落荒而逃。
  等到了自由活动时间,老两口不敢去进行“冰泳”,怕寒冷的海水对心血管有损伤,便选择了省力的冲锋艇。冲锋艇在南极的海域里驰骋时,两旁时不时有企鹅跃出水面溅起浪花,老两口还冲企鹅招手。随后,学着同队年轻人的样子,陈爷爷伸手在海中捞了块“黑钻石”,准备拿回到游轮上用汽水兑着喝。
  老两口很满意游轮上的餐饮,马来西亚大厨专门为他们所在的中国旅游团烹饪了亚洲餐,让每位中国游客都能吃到米饭、面条和粥。其中,陈爷爷和陈奶奶最喜欢大厨们开的“烤肉派对”,也就是在甲板上烤肉。他们看雪花一片片落下,一接触到烧烤的肉排时便融化,那景象真不多见。
  就这样,陈爷爷和陈奶奶在世界尽头感受地球的呼吸,在阳光的照耀下感悟生命和灵魂的真谛。对于他们来说,老年丧子是毕生之痛,但生活还得继续,他们在旅行中将自己治愈。如果生命有轮回,那么,车祸的意外并没有将这一家三口分开,老两口总能在有海域的地方,以另一种方式,和儿子团聚,这也是他们于每年春节进行海外游的意义。
上一篇:泰北的大象 下一篇:“等红灯”背后的逻辑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