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美文

琴声何来

(来源:网站编辑 2019-12-03 09:01)
文章正文
  裘山山,军旅作家。主要作品有:长篇小说《我在天堂等你》《春草》等五部;小说集《白罂粟》《琴声何来》等十部;长篇纪实文学《遥远的天堂》《家书》等五部。
  其作品曾荣获第四届全国鲁迅文学奖,第八届全国“五个一工程”奖,第四届冰心散文奖等。曾当选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,第九届、第十届四川省人大代表。现为中国作协全委委员。
  意林:作为一名军旅作家,军旅生活对您小说的创作是否产生了很大的影响?
  裘山山:军旅生活对我的创作的确是产生了很大的影响,除了题材选择之外,在写作风格上也会有影响,比较理性,也比较包容。几十年的军旅生活,在一个几乎是男性的世界里,我自然而然就少了些女性的纤弱,更不会有脂粉气了。
  意林:很多学生阅读都有一个通病,就是书读完很快就忘记了,您有什么好的阅读方法吗?
  裘山山:关于阅读,我个人觉得如果这本书对你很重要,那么你一定要一边读一边做笔记。
  意林:现在很多学校都推荐学生读经典名著,非名著很少有学生去读,关于这种阅读鄙视链,您认为该怎么破?
  裘山山:我觉得经典肯定是要读的,但是还是应该把阅读范围扩展一下,扩展的方式有很多种,比如根据个人兴趣,专门选读某类题材,或者听朋友介绍,或者听专家推荐。现在各种介绍新书的APP软件很多,最重要的是先要有这种意识,就是不局限经典,现在知识更新很快,书籍也应该更新。
  天气清凉,蓝天白云,一眼望去很惬意。你眼中的世界实际是你心理的投射,吴秋明如果在旁边肯定会这样说的。马骁驭不禁微微一笑。
  到达小区,門口的保安照例拦住了马骁驭的车,他报了门牌号码和户主姓名,栏杆抬了起来。他忽然感觉自己心里的那根栏杆,也是这样抬起来的,只是从栏杆下通过的,应该是吴秋明。
  马骁驭从后视镜里看了眼自己,感觉自己依然算得上英俊,就算减去百分之三十的夸大,也还不错。
  吴秋明快速走来,难得地穿了件蓝色小碎花的薄棉衣,看上去是旧的。马骁驭心里打了个闪,想起了母亲。也许是注意到了马骁驭的眼光,吴秋明上车后主动解释说,这件衣服会让孩子们感到亲切。马骁驭说,你真有心。
  吴秋明笑道,所以我每次去儿童村,都要一个个挨着去拥抱那些孩子。
  到了西郊,停好车,他们一起走入一条小巷。
  吴秋明虽然个子矮小,步子却很大,马骁驭感觉和她走在一起速度蛮接近。进入一条小巷,眼前出现了一扇四木门,马骁驭一眼看到了门旁边的牌子——某某市第一儿童村。
  吴秋明熟门熟路地进入,正在院子里玩耍的孩子们围上来叫吴妈妈。吴秋明左揽右拖,踉跄地往里走,和迎上来的老师们一一握手,并把身后的马骁驭介绍给他们。
  马骁驭咨询了老师们很多关于孩子的问题。这些孩子大多是被遗弃的,和正常家庭长大的孩子相比,在心理上有许多不同。马骁驭边听边产生了做课题研究的冲动。
  马骁驭从办公室出来,一眼看到院子里的一个场景——吴秋明挽着袖子在给几个女孩子洗头。初秋的阳光洒在院子里,让这普通的场景呈现出非同一般的美丽。一个已经洗好头的女孩儿,披着湿漉漉的头发在一旁递毛巾,吴秋明舀起一瓢水,缓慢地淋到水池边另一个女孩子的头上,阳光穿透水径,发出宝石的光芒。
  马骁驭定定地站在那里。这样的场景他在哪里见过?他仿佛见到了自己的灵魂,随时都在,却无法捕捉。他一动不敢动,害怕惊动它,打碎它。
上一篇:“等红灯”背后的逻辑 下一篇:如何培养被顶级名校青睐的孩子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