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美文

戒指

(来源:网站编辑 2019-12-12 14:15)
文章正文
  吃完早饭,李增福准备去上班。
  刚推出电动车,接到电话让他在家继续休息等通知。这个月已是下旬了,加起来上了不到十天的班。哎,又拿不到什么钱了!他不由在心里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。
  三年前他与爱人春芬双双从原单位下岗了。这年头只要肯吃苦,就不愁找不到工作。俗话说“十字街头饿死懒汉”,勤快人总有活路。春芬很快找了份在食堂烧饭的活,一天忙早餐、午餐两顿,下午点把钟就到家了。在家歇不住,又去找了份家政的活,替一对小夫妻做晚饭,忙好也就是正常下班的时间,这样家里做晚饭也不耽误,只是人比较辛苦,每天要起早睡不好觉。
  李增福在开发区的一个汽配厂找到了工作,头两年单位蛮好,比在原单位拿得钱多。但今年厂子效益急转直下,老是没活,动不动就休息。有时到手的工资除去给女儿瑞雪的生活费,也就所剩无几了。从瑞雪上大学开始,他与春芬就划分了财政职能:他负责瑞雪的学费,生活费,家里的水电费;春芬负责家里的生活费,人情开支,自己的社保,逢年过节给两边老人的钱。日子虽然不富裕,但在春芬的操持下,也过得井井有条,略有盈余。
  自从新单位效益不好后,李增福在家的时间越来越多,他无聊的时间也越来越多。春芬也就是每天吃晚饭的时候能和他说上几句话,因为要起早,白天又没时间休息,晚上总是很早就睡了。
  李增福沒什么爱好,既不喜欢看书,也不喜欢钓鱼,怕影响春芬休息,晚上就很少看电视,小区里的麻将档渐渐成了他打发无聊时间的地方。起初只是去看别人打,他觉得在旁边“吊瓜”蛮有趣的,能看好几家的牌,不花一分钱消磨了时间,还过了眼瘾。他看牌品相好,从不插嘴,所以也不招人厌。有次牌桌上的一个人突然有事,他被临时拉上来救场,这才发现原来上场打更好玩,也深刻地体会了什么叫“玩的就是心跳”。难怪人家说打麻将能治病呢!一打起牌来,什么烦心事都没有了,再也感觉不到无聊了。
  李增福成了麻老板通讯录上的人。往往刚放下早饭碗,电话就来了“今天啊休息呀?来打一板?”对麻老板的邀约,李增福欣然允诺,端起茶杯去麻馆报道去了。中午饭顺便就在那里解决,也省了家里的饭菜钱。
  可是他总是输多赢少。他不想赢钱,但也不想输钱,而这麻将牌像有魔咒,总拣他这没钱的输,那些有钱的总是赢,难不成麻将牌也狗眼看人低,拣软柿子捏?没有钞票补充,他的口袋就像放了气的气球,瘪了。麻老板慷慨地说:先打,赢了你拿去,输了我先给你垫,一个小区,家门口的我还怕你不还啊?于是乎在李增福的开支里又增加了一项还赌债。
  李增福最近牌运太背了,输钱就跟上了高速似的,下不来了,不自觉就欠了麻将档小千把了,想着这个月去掉自己该出的钱,又没钱还债了。老欠着不还,哪里还有脸去呀,更别说蹭饭了。
  他沮丧地把车推进院里,在家一筹莫展,五不是六不是。他努力在脑海里想,自己是不是在哪里塞过钱忘记了。记得有次就在上一年的冬衣夹层里,翻出过几百块钱,就跟拣的似的,高兴了好几天。
  他开始翻箱倒柜。在翻到春芬这侧的床头柜时,李增福有了重大发现。在一个装饼干的铁盒子里,居然放着三金:金耳环、金戒指、金项链,他开始心跳加速,就如同发现了一个宝藏,激动,兴奋,手舞足蹈。同时也在心中暗暗骂着春芬:这么贵重的东西都不上锁,家里要是进了贼有她哭的。
  明媚的阳光从窗外照进来,照在这些金器上,闪得整个房间都金灿灿的。之前笼罩着李增福的阴霾,这一刻烟消云散。
  他想起来了,这是去年岳父母和大姨姐要从湖北来时春芬买的,当时戴在身上,岳母和大姨姐直说好看。她说谎是他送给她的生日礼物,当时大姨姐直夸他对春芬好。他尴尬地笑着,一边愧疚结婚这么多年,他从没买过一件首饰给春芬;一边在心里气春芬,买这么贵重的东西居然都不告诉他。等岳父母他们走后,春芬就把这些东西拿下来了,说怕干活弄丢了。他问花了多少钱,春芬只说没多少。春芬不愿说,他也没再追问。毕竟这些东西在他李增福家。
  李增福拿起戒指掂量着,一个缓兵之计突然跃上心头,他也被自己这个大胆的想法吓了一跳:拿去卖了,再去小摊子上买个假的回来,等到有钱了再买个真的回来换掉假的,神不知鬼不觉。再说这东西在家放着也是放着。李增福穷归穷,也是要面子的人,欠人麻将档的钱总觉矮三分,他已经好几天没去麻馆了。麻将馆老板打电话给他,他推说要去上班,拒绝好几回了。
  打定主意,李增福找了块布包了戒指,带着内疚与窃喜的复杂心情,来到了通济街上。在珍珠桥边,找到了一家专收黄金的店走了进去。在问了老板现在收购黄金的价钱做到心里有数后,他慎重地将包着戒指的布打开,拿出戒指递到老板手上,目不转睛地盯着他,生怕人家会趁他不注意给偷换了。店老板五十多岁,看上去很精干,掂量了一下戒指,从眼镜片的上方看了看李增福,把戒指放到他手里,冷冷地说道:“你到别处去看看吧,我这里不收这个。”“为什么不收?你这里不是写着收购黄金吗?”李增福不解地问道。“我这里是收黄金,但不收镀金。”店老板转身嘴里嘀咕着“想钱想疯了”走到里屋,仿佛多看一眼李增福,脏了眼睛似的。
  这话臊得李增福恨不能有个地洞钻进去,揣了戒指,慌忙地走了,骑车离开很远,还回头看看,感觉那老板的目光还在背后嘲讽着他。
  回到家里,他不相信戒指是假的,可他也没有勇气再去请别人看。他拿着戒指左看右看,也看不出所以然,他活到这么大,只看过金子,却从没有拿在手里摸过。记得以前听说过金子是软的,可以放嘴里咬,假的咬不动,质地是硬的,于是他将戒指放唇边,想咬咬看,可又不敢用力,怕一不小心咬出牙印子。
  他有点颓废地将东西放归原处,闷闷不乐地上床睡觉去了。哎!钱不是万能的,可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。
  春芬喊李增福吃晚饭的时候,他已经收拾了心情。做了一下午的梦,都是在鉴定戒指的路上,累死了。那照进他眼里的金光却未曾暗淡,正在闪闪发亮。他对春芬开始了愉快地旁敲侧击:“老婆,今天在家给你收拾东西的时候,在床头柜里发现了你的金器,你也不上锁,太大意了。好久没看你戴了,不会是想等瑞雪结婚的时候传给她吧?”
上一篇:九枚鸡蛋 下一篇:牛的眼泪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