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美文

牛的眼泪

(来源:网站编辑 2019-12-12 14:15)
文章正文
  牛生活在一座荒山北面的山脚下,那里有一个石洞,洞里干爽清洁,有大堆的干草,冬暖夏凉,住着比一般的牛舍还要舒适,关键是,那里由于有崎岖的荒山阻隔而远离闹市和人群,十分清静。牛每天小心翼翼地翻过悬崖峭壁,到山的南面的草地去吃草。不知是因为土质的原因还是别的原因,这里的草长得并不十分茂盛,但好在是新鲜的,无污染的,也足够填饱牛的肚皮。除了吃草,牛还可以恣意奔跑、跳跃、打滚。草地前方,有一条清澈的河流缓缓流淌,牛吃过草后,常常去那里饮甘甜的水。每次吃饱喝足后,牛在河边伫立片刻,眺望南方远处的村落和城市。
  村落很美,有度假村。城市很美,有千奇百怪的东西。但牛不贪念,牛觉得现在的生活很好,自食其力,想吃就吃,想睡就睡,不必求人,不需奉承,即使活得艰辛,却很自在。在大自然里,牛是自己的主人。牛每次眺望城市半小时后,就回到北面的山洞,毫不留念,决不迟疑。
  牛是一只孤独的牛,在很小的时候逃离出来到了荒山,对于以前的事牛已记不太清。也好,没有痛苦记忆未尝不是一件好事。现在,牛长大了,长健壮了,牛是一只有朝气有理想的牛。无事的时候,牛就构想牛的大家族,有母牛,有牛犊,还有一望无际的吃不尽的青草地。天空很高很蓝,云朵很轻很白,大家相亲相爱,其乐融融。
  牛每天都要出來散步,呼吸新鲜空气,又因为常常翻越崎岖山岭,牛的身体长得十分健壮。牛已成年。
  这天,牛吃完草准备喝水,忽然山外开来一辆黑色小汽车,汽车歪歪扭扭走了段路,车尾冒出几缕黑烟,车子发出几声怪叫就停了下来。只见车上跳下两个人,他们一会儿打开车盖查看,一会儿钻到车底捣鼓,最后两人猛踢了几脚车胎唉声叹气蹲在地上抽起了烟。
  牛有些好奇,牛太久没有看见过新鲜事物了,一时忘了危险,向前踱了几步,偏着脑袋看他们。
  牛!这里有牛!一人惊叫着站起来。
  牛!一头健壮的大公牛!另一人也站起来尖叫,并捂住头。两人慢慢往车身靠。
  尖叫声将牛吓了一跳,牛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退,满脸疑惑地望着两人。
  嘘!一个人对另一个人作了个手势,两人对望一下,都笑了,他们开始赞美牛,这是一头善良的牛,这是真正的天然无公害牛啊!
  是啊,这种牛到哪也找不到呀!
  牛听到他们的评价,不理解话的意思,不过,牛听得出有赞美的语气,心里十分高兴。牛实在是孤独太久了,从没有一个生灵(除了昆虫和鸟类)这样赞美过牛。而且,牛看到那两个人面露笑容,十分亲切,也就不再害怕,况且自己长得这么强壮,还有两只锋利的大牛角,他们有什么呢,他们根本不是牛的对手。
  喂,牛,你是住在这个山上的吗?一个人微笑地问。
  是啊,我住这。牛说,但没有告诉他们牛住在山北面的山洞里。
  就你一头牛住这里吗?
  嗯。牛慢腾腾地回答,开始悠闲地卷上几根新鲜草慢慢嚼。
  你长得可真健壮啊!一定是个大力士吧!
  那当然,我的力气可大了,我每天都要从北山翻过……牛警惕了一下,没有把话说完。
  哦!那人转了转眼珠子,脸上的笑容更灿烂,原来你每天锻炼身体呀,怪不得这么健美、威武!我简直太崇拜你了!
  对!另一个说,你就是这座山的大王!
  两个人喋喋不休地继续说着话,牛的思绪已经飞出好远,牛似乎看到在青青的草原上,一群年轻貌美的母牛正围着它转,赞美它,争做它的女朋友。
  牛兄弟啊,我们可以交个朋友吗?不知何时,那人已经称牛为兄弟了。
  可以啊,牛说。朋友又不是坏事情,多个朋友多条路嘛!
  那我们可以靠近一点说话吗?那人又问。
  当然可以,牛说。既然是朋友了,靠近说话很正常。
  那人从口袋中掏出几块饼干,对牛说:亲爱的牛兄弟、牛朋友,我这有咸饼干,很好吃,你尝尝。
  不用,哪好意思吃你的东西。牛说,眼睛却盯着饼干,轻声问:真是咸的?
  是咸的,你吃吧!那人将饼干送到了牛嘴边。
  啊,真香啊!牛心里想,还有些犹豫不决。那人干脆将饼干塞进了牛的嘴巴里。牛不由自主地嚼了起来,哇,果然好吃。
  我家里还有好多呢!那人说。
  你真富有啊!牛赞叹。牛又低头叼了几根青草,觉得滋味没以前好了。
  亲爱的牛兄弟,跟你商量件事情。那人非常谦卑恭敬地说,你是如此威武,你力大无穷,我们现在遇到一件很难的事情,你能帮个忙吗?
  牛诧异:帮忙?你们需要我帮忙?我怕没这个能力吧。
  你可不要太谦虚,这个忙肯定帮得了,简直绰绰有余不费吹灰之力。
  另一个说:对对对,这个艰巨的任务非你莫属,除了你,别人谁也完成不了!而且,我们是朋友,朋友有难总不能不帮忙吧?
  牛听着,心里的防线一节节溃败,牛甚至微闭了眼睛,懒洋洋地沐浴在阳光下,感到惬意弥散周身。
  那人轻轻地拍了拍牛肥壮圆润的臀部,说:亲爱的牛啊,你就别犹豫了,就这么定吧,事成之后,你的回报将十分丰厚——吃不尽的嫩草、鲜豆苗,还有喷香的咸豆饼——哦,那是你的最爱吧!
  真的吗?牛有些跃跃欲试了。
  当然,这还用说吗?再说,我们是什么人啊,我们是最讲信用的人了,更何况我们是朋友,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!
  好吧,我答应帮你们。牛说,就这一次!
  两人眉开眼笑,拿来绳子绑在牛的脖子和前腿上,绳子另一头牵在汽车的车头,一人骑在牛背上领路,牛就拖着车子走了起来。牛平时懒散自在惯了,现在突然有根绳子绑在牛身上还真是难受,不过,想到方才朋友的赞美,牛就忍住了。牛拖着汽车走过一段弯弯的泥土路,拐上一条村级水泥路,又来到一条宽阔的大马路。热闹的城市就在不远,牛停下脚步,说:“那里我就不去了,太危险。”
上一篇:戒指 下一篇:溧水,或一种时间的坐标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