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美文

仙境禾木

(来源:网站编辑 2019-12-12 14:16)
文章正文
  朋友,你知道禾木吗?
  禾木?或许你会说是庄稼与木头。不不,禾木是新疆的一处仙境。
  当初看旅游行程的时候,我并没有把禾木看成是一个景点,只是把它当成去喀纳斯湖的一个经停地。导游那天也只是说晚上住禾木。喀纳斯湖的名声太响了,禾木是什么地方,我们不知道,也从未听说过它的名字,然而它却给了我们一个大大的惊喜。
  下午四点半的时候,我们从布尔津的五彩滩出发,一路向北,往喀纳斯而去。导游说这段行程大约需要五六个小时。我们听了也不太在意,在新疆的几天,我们已经得出了一个结论:新疆旅行,我们一直在路上。不到新疆不知中国之大啊!
  穿过一段戈壁,就进入了阿尔泰山脉。窗外的景色也不断地在变换。一会儿是红柳、沙棘的沙地,一会儿是黑褐色的山石,一会儿是绿色的草地。几番上山下山之后,我们进入了冲乎尔草原。窗外是一片绿色,山顶蓝天白云,山形波浪起伏,一座座曲线柔和的山坡仿佛修剪过的一样。满眼是绿意流淌的草原,偶尔在山腰、在山的腋下会有一丛丛的云杉和白桦树。远远的山沟里,还有亮亮的溪水,三三两两的哈萨克牧民的毡房,仿佛一朵朵洁白的蘑菇,点缀在绿草间。草坡上,随处可见一群群牛羊悠闲自在地吃草、嬉戏。这才是我梦中的草原啊!我心中情不自禁地流淌出德德玛的歌声——《美丽的草原我的家》。
  晚上十点多,我们终于到达禾木景区的停车场。太阳还站在山顶,迟迟不肯回家;清凉的风热情地围拢来,拂去我们的睡意,掀起我们的头发,拉扯我们单薄的夏衣。我们盛情难却,只好赶紧打开行李箱,换上厚外套。从景区大门到我们将要投宿的禾木镇,坐景区的公交车还得一个小时的车程。等我们到了镇上,已是漆黑一片。匆匆吃过夜饭,在暗淡的灯光下,走过两边杂草丛生的木栈道,摸进一间简陋的小木屋,躺到床上,已经是深夜一点了。导游说,明天早上可以去观景台看日出。看日出?那要五点半起床了!可是这群山环绕的,能看到日出吗?
  清晨,手机闹钟突然惊醒我浅浅的梦。经过五秒钟的挣扎,我还是翻身一跃而起。既来之,则看之。没有付出,哪来回报?于是叫醒夫人,简单梳洗后,走出木屋。
  天刚蒙蒙亮,外面雾气迷漫,凉意袭人,一片寂静。观景台在哪里?怎么走呢?别急,前面主干道上陆续有人出来了,脚步匆匆,肯定也是去看日出的,跟着他们走!果然,没有走多远就听到了河水的奔流声,那是禾木河,观景台就在河那边。我们匆匆走过禾木桥,穿过白桦林,就是一条登山的石道。东方的天空明亮了许多,人们顾不上路边的景色,一个个低头踏步而上。爬到一大半时停下来喘气,眼前仙境展开了:天空一片蔚蓝,东方有几朵云已经被曙光镶上了金边;前方山峦起伏,一层层的,只露出了山顶部分;中间是白雾飘浮,填满了整个山间,那雾又浓又白,牛乳一般,静静地悬浮着,好像要遮掩什么秘密似的。再抬头向上看去,观景台上人影憧憧,已经有好多人在等待了,加油!
  我们喘着粗气,平抑着轻微的“高反”不适,爬到了观景台上。这里其实是半山腰上的一个高原草甸,贴着崖壁的一条长长的观景路上站满了观景的游客。人们身着羽绒服、冲锋衣等防寒服,女性还围着长长的色彩鲜艳的围巾,既可防寒,也可以用来拍照。人人手里拿着手机或者单反,不停地定格着无边的美景。往南望去依旧是云遮雾罩的,中间有几处黛青色山峰露出云雾,峰上的树林依稀可辨。白白的雾缠绕在其间,随着风儿流动。因为雾的动,眼前的景色也活了起来,雾开雾合,远处的山峦、树木、房屋也忽隐忽现,恍如瑶池仙境,又如一幅动态的水墨山水,令人目不暇接。而在我们的身后,则是另一番景象。绿色的地毯,从峰顶缓缓地斜铺下来,随着山势翻起自然的褶皱。山坡上白桦树、云杉,还有不知名的树木零星地点缀着。最妙的是有光影的变化,阳光从东面照过来,受光的草地就成了暖黄色,背阴的草地则是冷绿色。随着太阳的上升,光斑与阴影也在不断地变幻,有时还会有几缕雾气飘过,这就更带上了仙气。好一部绝美的自然大片,这是再高明的油画家也画不出来的啊!
  不知不觉中有三匹棕色的马儿走进我的视野,一边吃着带露的草,一边惬意地甩着尾巴。我赶紧奔过去举起手机。马儿似乎对我打扰了它们的早餐有点不乐意,抬起头,大大的眼睛瞄了我一眼,就向草原深处走去。附近的朋友看到了,也急忙过去拍照,马儿们更是不爽,头也不回地向前走去,渐渐地隐入晨雾的深处。
  美是有距离的。我们为了追逐美而靠得太近,甚至越过了红线,那美好的事物反而会离我们越来越远。
  这时,东面雾海上最高的那座山峰的低凹处,光线越来越亮了,渐渐地生起了一大圈光晕,周边的云雾也亮了许多,镀上了金黄色。接着太阳的边轮出现了,一会儿,半个太阳出来了。这个过程似乎慢了点,太阳的下方好像有什么东西拉扯住一样,或者是有点害羞——那么多人围观,它只好“犹抱琵琶半遮面”了。然后,太阳用力挣脱了山的羁绊,一下子跃上了山顶,普照万物,君临天下!山上的人们欢呼起来,手中的相机“咔嚓”成一片。半空中的云雾也震荡起来,染上了一层绯红的色彩。也许是太阳的作用,下面的雾海渐渐变得稀薄,有几块地方实在是捂不住了,隐约露出了几排小木屋,显得是那样的神秘……
  这个清晨没有虚度啊!若不咬牙起早,肯定会错过这场绝美的视觉盛宴。
  下得山来,吃过早饭,我们在小镇上闲逛。禾木是新疆北部布尔津县的一个乡镇府所在地,靠近哈萨克斯坦,是中国西部最北的一个乡镇。这里的大部分村民是图瓦人,传说是成吉思汗西征时的一支部队留在此地繁衍生息的后代。随着时代的变迁,有更多的民族来到此地,和图瓦族结合,成为如今的禾木村部落。小镇上是一排排的原木搭建的小木屋,少数为当地人居住和经商用,更多的是做成了民宿。沿着小镇的主干道,一条木栈道正在修建,周围散放着一些建筑材料。道路的两边是一排排、一幢幢的木屋,随意地分散着。一条条原木栅栏切分出各家的领地,里面杂草率性地生长着,野花烂漫地开着,没有人工着意打理,散发着一股自然的野气,与周围的群山、草原非常契合。为了不破坏这自然之味,人们直接在草地上铺起原木栈道,连通客房。如此胜境真应该住上几天,好好地享受一下慢生活。
  太阳渐渐高了,从山谷與禾木河边生起的雾气在小镇上四处游荡,遮住天空,缠绕在木屋上,增添了小镇的美感和神秘感,令人仿佛进入了世外桃源。我不经意间一回头,哎呀,天窗开了!一大片浓雾中间突然闪出一块空白,高高的蓝色的天宇下,一座绿色的山峰凸显,峰顶的草地、树木清晰可辨,甚至能看到山顶上的雪线。仿佛触手可及,却又远在天边,是玉皇大帝的后花园吗?四周依旧是云雾缭绕;下方是黛绿色的树林,再到棕褐色的小木屋,以及眼前的绿草地、木栅栏。如此丰富的色彩层次,如此迷蒙变幻的景物,这次第,怎一个“仙”字了得!我急忙对着洞开的天窗举起手机。身旁的美女们在一番惊叹后,就急急地冲到我的镜头前,于是一个、两个、七个、八个,在我的镜头里美成了下凡的仙女。
  我举着手机在小镇上忘情地收集着美,不知不觉中集合的时间到了。我们依依不舍地登上车子,离开这个人间仙境。我不甘地将手伸出窗外,想捞一缕仙雾带回去,但这是怎样的一个妄想啊,我只感到一阵清凉的风穿过我的指间。
上一篇:溧水,或一种时间的坐标 下一篇:城市衣襟的金纽扣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