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美文

热心阿姑, 把村子变回18岁离开时那样美

(来源:网站编辑 2019-12-13 09:19)
文章正文
  从浙江省宁波市区向西南方向驱车80公里,山峦叠起,河流悠长。在天台山余脉下,横山水库源头处,坐落着一座美丽质朴的村庄—奉化大堰镇箭岭村。
  今年刚满70岁的刘安芬,人称“箭岭阿姑”,黑白相间的短发,高挑的个子,说起话来声音洪亮、铿锵有力。她开着小车驰骋在山野间,脸上挂着悠闲自得的微笑,看上去与普通的退休阿姨别无二致,但在她的帮助下,箭岭村由原来的垃圾围村逆袭成为“零污染村”。她的不普通,整个箭岭村都能证明。
  当箭岭阿姑邂逅环保酵素
  连排的木质二层小楼,偶有白墙青瓦,石栏亭台,古朴、素雅、整洁,袅袅升起的炊烟平添静谧。乡野小道平整洁净,穿村溪流清澈见底。在箭岭村里,家家门口都有3个垃圾桶,易拉罐、香烟盒、蔬果皮、塑料袋,分门别类整整齐齐摆放在一起。这些五颜六色的垃圾桶,与村民一同呼吸着箭岭村清新干净的空气。
  然而,此前的箭岭村却是另一番光景:菜梗、烂果、塑料袋、废电池一股脑儿地倾倒在垃圾桶附近,农药包装肆意丢弃在田间地头甚至溪旁,腐烂的蔬果味、刺鼻的粪便味萦绕在村庄……这一切,都让刘安芬很心痛。
  “我是在奉化大堰镇箭岭村长大的,当过老师,当过税务干部。2005年,我和老伴都退休了,忙了一辈子,我俩闲不住。于是,我成了一名公益志愿者,家园服务、环境整治、免费红娘,我在志愿者团队的生活忙碌又充实。”2014年,在志愿活动的间歇时间里,刘安芬翻到了一本杂志,上面详细介绍了酵素的各种用处:洗碗洗衣、家居清洁、养护土壤、减少虫害,流入下水道还可以净化河流湖泊。
  “咦?我怎么没早点儿知道这个宝贝呢?”刘安芬心动了,她跟老伴按照杂志上介绍的酵素制作方法试了一下:将红糖、新鲜蔬果皮和水按照1:3:10的比例放入干净的桶内,并预留出40%的发酵空间,充分搅拌后密封起来。第一个月每天开盖搅拌,之后两个月静置即可,3个月后,第一桶环保酵素就制成了。从那之后,刘安芬厨余垃圾舍不得扔,出门到处寻觅蔬菜果皮,她家的地下室里装满一桶又一桶的自制环保酵素,每当邻居朋友有需要,她就捧出一罐“刘氏万能清洁剂”送给他们。
  刘安芬用自己制作并不断升级的酵素,帮助环保志愿者团队处理的垃圾共计1800多公斤,制作酵素6000公斤,全部用于治污和堆肥。2017年,刘安芬应邀参加上海国际酵素产业博览会,被主办方授予“环保酵素推广达人”称号。
  “这么大岁数了,还能发现一种宝物,自家受益,同时还帮到别人,我高兴得做梦都在笑。”酵素的原料是蔬果皮,是厨余垃圾,是人们丢弃不要的废物……想到这里,刘安芬的脑海中突然如星火般闪过一幅画面:青山绿水、鸟语花香,那是她18岁时候的箭岭村,没有垃圾、没有蚊蝇,一切都那么美好。但在15年前,退休的刘安芬回家探亲,那脏乱差的景象一直时不时浮现在她心中,她闭了闭眼,心下一横:“我是箭岭的女儿,我还是‘环保达人’,我要对得起这两个名字。”
  年近古稀,箭岭的女儿回家治污
  从上海的博览会回来之后,刘安芬马不停蹄地联系到了箭岭村党支部书记王建国:“我们可以通过制作环保酵素,同时配合垃圾分类来治理箭岭村的污染问题,争取做到垃圾‘零排放’!”在劉安芬家庭和村委的共同努力下,2017年11月13日,箭岭村打造“零污染村”的计划正式通过。
  “难,真是难!”提起计划刚实施的那段时间,刘安芬的笑容里也出现了一丝感叹。箭岭村以盛产箭竹闻名,农业模式一直比较粗放,虽然村子毗邻宁波的水源地—横山水库,但村民的环保意识始终不强。“居民登记在册的有1400多人,实际上只有300多位老人常住,平均年龄70多岁。村里最年轻的人是村支书王建国,今年48岁,你看,这行动难度大不大?”垃圾车两三天来清运一次,一次就有700多公斤,大多数都是菜梗、树枝和烂果,邻里之间经常由于垃圾倾倒问题发生口角,几家老人吵得不可开交。
  这是一场“战役”,要打就打到底。“零污染村”改造计划的第一周,刘安芬带着热心村民一起将整个村庄来了一次大扫除,“说真的,差点累没我们的老命,村子被翻个底朝天,好几卡车的陈年垃圾呀!”接着,刘安芬出资10万元,与村里共同为每户家庭购置一套垃圾桶,要求村民将餐前垃圾、餐后垃圾和其他垃圾分别投放到红绿蓝三色垃圾桶中,接着再次分类,挑出塑料垃圾和有害垃圾。
  村里对垃圾分类的要求很精细,如果村民不配合怎么办?“我们有绝招!”刘安芬与村支书开会,探讨出了一个“妙招”—环保集市,一个烟蒂积0.5分、一个塑料瓶积1分、一只灯泡积5分、一斤衣服积10分、一斤厨余垃圾积10分、一个农药瓶积0.5元……每月农历十八会有专门的工作人员设好集市,分拣、称重点数、记账领积分、兑换礼品,村民们带着满满的垃圾和废品来,再带着牙刷、拖鞋、肥皂、热水瓶等日用品回家。深度垃圾分类刚实行了4个月,箭岭村的日垃圾产生量锐减70%,成功制作环保酵素5吨、堆肥15吨。
  垃圾大大减少,土壤肥力增加,肉眼可见的变化每天都在发生着,有村民说,刘安芬对村里“施了魔法”。
  搞环保,就要“飒”
  “每次我开盖去搅拌这一桶一桶的酵素时,心里都高兴得开了花。”刘安芬说,她始终坚持一个信念,“垃圾是放错地方的资源。”
  新鲜水果做的酵素,能洗碗洗衣;辣椒胡椒做的酵素,能驱赶害虫;剩菜烂果做的酵素,能快速堆肥……村里的一处二层楼被改建为“箭岭酵工坊”,在那里,刘安芬有个“微型实验室”,里面装满了她不断研制的新型酵素及生长剂,反复用不同植物里的酶,调配不同的比例来试验,她虽然没有什么科研背景,但也成果丰硕。
  时至今日,箭岭村的垃圾产量只有原来的20%,几乎全村的村民都加入了创建“零污染村”的行动。70岁的刘安芬在村里四处奔波,穿梭于邻村之间讲课宣传,她随时随地要掏出手机拍下村里治污的进展和村民们劳作的场面,因为她还有个环保微信公众号每日都要更新,构思、写作、排版、配图全由她一人完成……
  村支书、村主任、村妇联主席都全力支持她,干部们也隔三差五开会商议,为治污和减排“熬肝”到半夜。在记者采访的前夜,刘安芬的老伴突然摔了一下,将老伴送去区里的医院安顿好后,她第二天一大早便出现在村里继续工作,她知道老伴肯定不会怨她,“因为他晓得,搞环保是我的人生爱好嘛!”
  自2018年起,奉化区妇联面向全区寻找垃圾分类达人,先后吸纳来自社会各界的环保力量加入区妇联巾帼宣讲团,为区内多地垃圾分类知识培训提供专业支持。在箭岭村举办的第二届慈孝文化节暨重阳敬老活动中,箭岭村巾帼志愿者更以丰富多彩的方式宣传垃圾分类知识。刘安芬变得更忙了,为村里、为女性、为老年人、为志愿者东奔西走、来去如风。
  “大家都说,我过的日子,是‘年轻人的晚上’和‘老年人的早上’。但我身体还硬朗呢!可爱的箭岭村,我要把她变回跟我18岁离开时一样美。”刘安芬无比坚定地说。
  (感谢浙江省宁波市妇联、奉化区妇联对本次采访的大力支持)
上一篇:庞时杰夫妇: 美好婚姻的前提是学会和自己相处 下一篇:姜潮、麦迪娜: 爱情不是一道计算题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