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美文

韩国堕胎合法化,一场66年的抗争

(来源:网站编辑 2019-05-13 18:11)
文章正文

4月11日,韩国首尔,韩国宪法法院做出决定,堕胎禁令违反宪法(东方IC图)

4月11日,韩国首尔,支持废除堕胎罪的民众在韩国宪法法院外欢呼庆贺(东方IC图)

  回忆起12年前自己堕胎时的场景,今年52岁的金庆熙(音译)依然心有余悸。“当时我已经有两个女儿了,作为工薪阶层,实在没有精力与能力再抚养一个孩子,与丈夫商量之后,我们决定堕胎。”
  在许多国家,堕胎只是一个非常简单的手术,并且也都在医保系统的支持下进行。然而,在韩国,堕胎是一种犯罪行为,不仅不会得到医保的支持,而且还会受到刑罚。
  “我找了一家(地下)医院。”金庆熙称,“手术之后,身体不是很舒服,本应该住院休养几天以便身体能够恢复,但因为害怕被人告发,我选择了迅速离开。”
  如今,韩国女性终于不必担心因为堕胎而受到刑罚了。4月11日,经过韩国宪法法院9名法官的裁决,以7人赞同、2人反对的结果,判定“堕胎罪”违宪。

“这是犯罪,我很愧疚”


  在经合组织即世界上最发达国家集团的36个成员国中,韩国是少数几个仍然禁止堕胎的国家之一。
  早在1953年,韩国就立法规定堕胎属于刑事犯罪,违反这一规定的孕妇和医生都将受到处罚。1973 年《母子保健法》作出了一些额外规定,强奸、乱伦、父母患有遗传疾病或传染疾病,以及在妊娠期间持续危害产妇健康等情况下,医生可以进行人工流产手术。根据现行法律,执行堕胎手术的韩国医生最长可被判处监禁两年,堕胎女性则面临最长为一年的刑期和最高200万韩元(约合人民币1.2万 元)的罚款。
  韩国禁止堕胎,一方面是在朝鲜战争后,韩国需要更多的人口。 另一方面,基督教、佛教在韩国影响力甚大,而这两种宗教传统上都不支持堕胎,认为是剥夺胎儿生命权的行为。
  但这些观念以及堕胎是犯罪的现实,使选择堕胎的女性深受折磨。虽然已经过去12年,身体早就得到了恢复,但时至今日,金庆熙始终没能走出心理阴影——她依然被自已所犯下的“罪行”困扰。
  “我一直为我堕胎的事情感到内疚,这是犯罪,我很愧疚。”
  同时,由于堕胎违法,这也导致愿意提供堕胎手术的医生们收费越来越高。因为他们每进行一次堕胎手术,都要面临被起诉和罚款的风险。
  所以很多支付不起堕胎费用的女性,只能选择网络购买堕胎药物自行流产,极大地增加了堕胎的不安全性。
  24岁女生李明姬(音译)意外怀孕后,就选择了自行流产,但并不是很成功,她不得不再次接受手术,清除自己子宫中残留的组织。
  本就是基督徒的她,心理上也再次受到重创,“我觉得这是对我犯下的罪的惩罚,我以为我会死。”

“这对女性来说非常不公平”


  尽管法律规定堕胎是犯罪行为,但韩国政府对堕胎的处罚却充满了暧昧的态度。
  韩国官方统计,2017年有49,764起堕胎事件,并且其中近94%是非法堕胎,但2012年至2017年期间,只有80名女性或医生因参与堕胎而被捕,其中只有1人在狱中服刑,其他人则被判处罚款或缓刑。
  而更早些时候,在20世纪70年代初到90年代末,韩国政府对堕胎的监管更加宽松——在当时韩国的高生育率背景下,某种意义上是一种鼓励,以防止人口过剩。

2012年6月9日,韩国首尔,一群修女抱着婴儿参加游行示威,反对堕胎合法化(东方IC图)

2017年12 月2日,韩国首尔,女权活动家静坐示威,要求堕胎合法化(东方IC图)

  此外,韩国重男轻女思想根深蒂固,当超声波技术可以让父母知道他们未出生孩子的性别后,一些父母开始冒着违法的风险流产女性胎儿。
  对未婚母亲的歧视,也是导致妇女寻求堕胎的另一个因素——即使在今天,婚外生育的韩国妇女仍然往往受到排斥,她们中许多人不得不选择留在政府、宗教团体和收养中心经营的避难所。
  金庆熙认为禁止堕胎的法律给女性带来了不公正的负担。她说:“怀孕不是由女性一个人造成的,但最终结果却只能要求女性来承担,这使得法律对女性来说非常不公平。”
  甚至韩国女权团体韩国妇女联络中心的工作人员表示,她遇到过一些极端案例:男方居然以向警方报案女方堕胎相威胁,勒索钱财。
  有韩国学者提出,这是男女不平等在社会领域的深刻体现——在2018年世界经济论坛发布的《全球性别差距报告》中,149个国家里,韩国排名第115位。
  近年来,随着韩国女性权益意识的崛起,關于堕胎问题的讨论也开始变得频繁。2017年,超过23.5万人签署了一份请愿书,要求取消堕胎禁令。民意调查显示,允许堕胎在韩国育龄妇女中得到广泛支持。在2018年底,政府委托进行的民意调查显示,75%的女性希望修改法律。
上一篇:乌克兰,选个谐星当总统 下一篇:最后的平成时代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