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E逸家网!
E逸家网 > 美文  > 正文

当疫情结束之后

(来源:网站编辑 2020-05-21 11:02)


  那一天在漫长的等待后终于到来。
  解禁前夜,北方交通大学嘉园公寓的学生,从一楼宿舍扯出插线板,接上台灯,在楼前开了场台灯晚会。
  有星斗,有蝉鸣,晚会上有同学表演吹笛子,虽然吹不出音,但所有人拼命鼓掌。
  第二天下午4点40分,夏日的阳光格外明亮,公寓区的警戒线被撤去,300余名学生欢呼着下楼,高唱《团结就是力量》。
  同一时刻,北京皂君庙东里29号楼内,解禁的居民同样欢呼着下楼,但很快被亲友们挤了回去。
  有老太太在人群中笑弯了腰,笑着笑着就哭出了声。
  那一天是2003年5月8日,立夏后第二天,北京解除隔离9221人,“解冻”的信号自此陆续传来。
  哈尔滨解禁的居民冲到楼下畅快地跳了场广场舞;上海解禁的小朋友收到幼儿园伙伴折的400只千纸鹤;江西吉安的村民在祠堂前放了許多挂鞭炮,青烟腾起,仿佛能驱散沉积数月的阴晦。
  6月20日,北京小汤山定点医院,最后一批患者出院。
  人们争着和换上军装的医生们拥抱合影。院长张雁灵最后被抛向半空,所有人高喊:“胜利啦!”
  人们笑中带泪地打量着人世间,释然中带着怆然。
  6月24日,世界卫生组织对北京“双解除”:解除北京旅行警告,并从疫区名单中删除。当日,王府井百货大楼的员工悄悄贴出一张手写标语:北京真牛!
  3天后,一个大雨夜,北京迎来“双解除”后的第一个周末。
  压抑已久的消费热情如洪水般爆发。
  王府井礼花绽放,西单无处停车,中友百货内人潮涌动,闭店时间一拖再拖,“买东西的劲头跟不要钱似的”。
  商场内,试衣、交款、盥洗、乘梯都排着长队,每一个化妆品柜台前都挤满女孩。
  女鞋部人多到无处可坐,陌生女孩互相扶着试鞋,有女生说:“混在人堆里才最能感受到生活的快乐。”
  在簋街,大雨没浇熄热浪,食客们打伞等位。到晚上10点时,簋街已消耗了5吨麻辣小龙虾。
  事后统计,那夜北京有150万人外出消费,消费总额超2亿元。
  一切开始缓缓苏醒。
  6月30日,“双解除”后第六天,环京长途公交恢复运营,铁路客流回升,北京中小学全面复课并举行升旗仪式。国家博物馆开了场展览,名为“大唐丰韵”。
  当天,一个60人的韩国旅游团飞抵首都国际机场,其中有45家韩国知名旅行社的代表。他们来考察“非典”后的中国市场。
  旅游团下飞机时,展示了一个书法横幅,用汉字写着“祝中国非典退治”,上有全员签名。
  此后4天,俄罗斯、澳大利亚等国的旅行团相继抵京,游客在人民大会堂享受了国宴待遇。
  北京市旅游局局长称,他原本预计旅游复苏最快也得到9月,受访时他语带哭腔:“冬天过去了,春天将很快到来。”
  7月1日,一个叫“春之旅”的23人旅行团,从首都国际机场出发。工作人员边测体温边小声说:“太好了,北京又有旅游团了。”
  其实春天早就过去了,但所有人都心有不甘。
  三里屯啤酒销量创下纪录,后海夜夜桨声烛光。颐和园破例连开了3个月的夜场。昆明湖中,长桥明月,湖边尽是流连不去的人们。
  经历过压抑的长夜后,人们格外珍爱人间。
  那年秋天,因“非典”推迟的第四届迷笛音乐节重开,那是最后一次免票的音乐节。
  43支乐队全部义务演出,每天观众超万人。10年后,有吉他手回忆:“那年就像是一群人做了一个混乱的梦。”
  见过生死的人,失去过自由的人,感动过、愤怒过、痛哭过的人,在台下如海浪般起伏。
  反光镜乐队的主唱在音乐间隙仰望了一下天空,“太阳刚下山,天空真的好美。”


  很多人的命运在那一年被改写了。
  2003年是高考从7月调至6月的第一年,因疫情影响,复习时间更为紧张。
  考前有消息称,感冒发烧的学生不能进考场,有考生因此一个月不敢洗头洗澡。
  当年高考如期举行,许多考生走出考场后放声大哭,称考题过难。
  命运滑向其他轨道的还有那年的毕业生。
  北京的招聘会直至7月1日才恢复,参会的大企业寥寥,许多毕业生因此离开北京,返回家乡。
  随同国运起伏的还有经济曲线。
  当年6月,货币政策收紧,一直震荡挣扎的A股,也随之进入下跌通道。
  疫情中的那些明星概念股,在4月达到顶峰后,急速下滑,画出一组组大同小异的山峦。
  国民经济如巨兽般舔舐自疗,引领复兴的依旧是优质白马股,“非典”题材股皆化作海市蜃楼。
  失意者除了投机的股民,还有投机的药商。
  北京两位专家开出抗“非典”中药配方后,河北安国药材市场的中草药价格一路暴涨。每天拉药的卡车超过千辆。
  平时每千克20元的银花,卖至180元。坊间称,几个药材大户每天能赚百万元,安国一天就能出几个百万富翁。
  因囤积居奇,以次充好,当年7月起,全国民间药材加工被封杀3年。3年后,安国药农受访时称,机器皆已生锈。
  颠簸大势中,得意者另有人在。
  “非典”结束后,炒房客首次登上历史舞台。

版权保护: 转载本文请保留链接: meiwen/4997.html